轰隆小雨

深爱同人,兴趣广泛,迷之次元,蜜汁少女

【知乎体】七年之痒是种怎样的体验

希斯忘了他是谁:


匿名用户  3K赞  知名不具等用户赞过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不请自来,没有泻药。


没想到在首页刷出一个我可以回答的问题,毕竟前几天我和我们家那位刚过七年结婚纪念日。


七年前我们刚结婚的时候,曾经畅想过很多关于未来的事宜——或者说是我单方面畅想,因为我们家那位性格偏沉稳内敛,很多时候他没有我更愿意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——结婚七年号称铜婚,自古就有七年之痒这一说,何况我们算是同龄票圈里结婚比较早的,那会儿经常私底下被人调侃会不会容易产生倦怠感,我们当时年轻气盛,婚结得无怨无悔,也坚信七年纪念日的时候肯定会恩爱如初,最好无论如何都拼凑出个假期来段欧洲半月游。


然而事实是前几天——我一边打字一边还在想是三天前还是四天前来着,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好使——反正是我们七年结婚纪念日那天,直到中午我们俩共同的哥们、认识十几年的师弟嬉皮笑脸地发来视频祝贺,我们才突然想起来这件事。面面相觑迟疑不到一秒钟,赶紧冲摄像头露出标准的八齿微笑,搂着对方的肩膀头抵着头亲昵地对视:对对对,我们正在搜旅游路线,就是怕队里不给批假期。


不得不说,当时我俩的反应速度、默契程度绝对可以令旁人叹为观止,让我都忍不住想起当年和他在比赛时并肩作战的历史时刻,完爆其他所有组合。可惜关于我们职业的事情不能多提,否则让聪明的知友们猜到身份就不太好了,还是正经点继续说我俩的感情。


等挂了视频通话,我们俩只剩大眼瞪小眼地沉默——毋庸置疑,我是那个大眼睛的,瞪得他最后垂下眼皮妥协了,趿拉着拖鞋去厨房里下面条。我反而有些心虚,打开冰箱想着能不能搞个拍黄瓜什么的助点兴,结果除去一个孤零零的鸡蛋竖在蛋托里,狗屁都没有。


他什么都没说,从我手里接过鸡蛋,敲碎壳,将粘稠的蛋清蛋黄用打蛋器搅拌均匀,然后把清液顺时针浇在面条上,甫一接触滚烫的面汤,立刻翻滚滋啦着变成了漂亮的蛋花儿。明明是在下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面条,却弄得我立刻馋了,看着他的背影总觉得魅力十足,骨头懒洋洋的,老想挂在他身上。


其实我们年轻的时候,我确实总爱挂在他身上,我自己没有多大感觉,结婚前后家里人收集照片做相册影集,认真看完我才发现原来在平时生活里自己的头是长在他颈子上的。军训、喝醉、休息、聊天,什么情景下的照片都有,主要还是我俩职业的问题,被从小拍到大,有时候挺不耐烦,觉得一点隐私都没有,有时候又觉得幸运,至少不是每对情侣都能被巨细无遗记录下一路走来的历程。


后来为什么不挂了呢?


讲不清。


我当时也没来得及深思,一脸神游,开着水龙头把碗筷洗干净,他就顺手把面条捞进碗里,然后吸溜吸溜地走去客厅。吃完这碗面条,算是过完结婚七年纪念日了。我俩一个工作单位,彼此都心知肚明,队里不可能同时批下假期,更别提最近赛事紧张,家里冰箱空空如也就是因为忙得压根没开过火,都在食堂吃的伙食饭。


盐放少了,面条味道淡,但是合我胃口,吃着吃着总有种这个场景在记忆里分外熟悉的感觉。这会儿我打着字可算想起来,是七年前我们因为工作需要一起去巴西,那时还没结婚,身为独立个体的男人,事业至上。他确实做到了,继我之后在异国他乡成功实现了更高更崭新的圆满。他开心,我也开心,领导们更开心,奖励我们如期完成任务——特地亲自泡方便面安抚我们水土不服的肠胃。我正感冒,坐沙发上摆弄手机,他就去搭把手帮忙,然后盛好面条递给我。


我还想起师弟当时裹紧羽绒服、光着毛腿,特别不屑地嘲讽我,是感冒伤到手还是干脆等人投喂?


啧啧,嫉妒心太明显,我都懒得搭理那小子。


不过谁能想到一晃七年过去,我们也不再腻歪。一锅面条足以打发结婚七年纪念日,没有旅游,没有情话,没有性 爱。反正匿名,不怕尴尬的说一句,训练新来的一批年轻人让我腰伤老毛病重新发作,队医给看了,脱不开先天性腰骶骨裂的原因,依然只能治疗不能根除。


正直壮年,需求谁没有,可惜除非喝醉,平日里他根本不同意坐上来自己动……好像突然开起了车?这个话题赶紧就此打住。


我和他虽然结婚只有七年,认识到现在却足足有二十一年。他事业理想大目标达成后,我们的恋情从地下渐渐转到了台面。比较幸运的是我们收获的善意和支持远大于反对,甚至后来打报告申请结婚,事情的顺利程度都出乎意料,毕竟以为即使法律条文通过,思想观念还是需要时间革新,没想到周围人大都选择包容,或许得归结于我俩没跟上潮流。


我记得问过几个玩得好的哥们怎么发现并且接受的,他们反问我:你跟我换过衣服鞋子吗?你和我合唱过cxjd吗?你给我捻过掉下来的睫毛吗?


我:你看老子很闲吗??


哥们说的那些事,我一想到对他以外的那些人做,都觉得别扭到不行。我把这个想法跟他提过,他笑眯眯的,话里藏刀:废话,你要是做了就是在出轨。


他一说完我就果断把他扑倒进行不可描述。那一刻的他真他妈巨可爱,平时已经能要我的命,再可爱一点就得要我的肾了。


不是我吹牛,我俩以前虽然地下恋极尽克制,但是个中酸甜苦辣丝毫不逊色别的情侣。14年他过生日,前一天我刚进行治疗,具体什么不便细说。我作为一米八的大男人从来不会叫苦叫痛,但客观点来说,确实是一般人难以承受的疼痛。可赶上他生日,众人齐聚,我哪有不出场的道理,想都不想就去了。和他一起被围在人群中间吹蜡烛切蛋糕,他分了一个超人,我分了一个蝙蝠侠,被师弟们举着手机要求合影。


人多,他什么都没说光顾着傻乐,夜里散场,大家都醉得七荤八素,我因为治疗勉强逃过一劫,撑着他发软的身躯回去,结果被他搂着颈子不放,咬着耳朵神志不清地一直追问疼不疼,疼不疼。掏心窝子说,没起一丝不可描述的念头,倒是夜里冷风刮过,吹得我眼眶生涩几欲落泪。


我们之间故事太多。往小里说,成堆的合照自拍,结伴去看北京足球,打高尔夫,我冲他撒娇,他惯性迷路导致吵架以后依然得拿着包坐上我的车,曾经差点在众目睽睽之下为国接吻,击掌相拥,无条件信任。往大了说,是从少不更事到而立之年,抛头颅洒热血,追逐梦想,几经沉浮,男人一生追求的所有事,似乎都能在彼此身上找到归宿。


后来呢?后来我们结婚,经历七年之痒。


刚结婚的时候幸福的要冒泡,住一个宿舍、套间和住一个家的滋味是完全不同的。我们都尝试过,因此体验更加分明。住一个宿舍时我们是同事身份,住一个套间要么出于工作要么不可描述,住在一个家里则是彻彻底底的家人,户口本上有两页身份纸张的那种。


那时候我们师弟还哀嚎,吐槽我们居然连结婚都快他一步压他一头,简直丧心病狂,吃狗粮吃到从嗓子眼里活生生吐出来。


我俩哈哈笑:别浪费,把吐了的再咽回去。


然而英雄难逃暮年。我们虽然尚未暮年,但到底不再年轻,行业寿命摆在那里,只能在离开的时候俯身虔诚亲吻鲜红旗帜,用青春血泪证明无悔。之后从被训练的人正式转为训练他人,身份的变化,压力如山,我们从台前退到挡板后,两个人心里难免都有滞塞,加上工作范围划分不同,长久的忙碌分离减少了见面的次数。三五年转瞬即逝,炙热的情感归于平稳,激情的浪潮铺天盖地袭来又悄无声息褪去。


爱真神奇,作为名词意义颇丰,作为动词却是一种很难保持长久高涨的行为。


鲜衣怒马也会变成凡尘俗子。


我俩现在比年轻时胖了一点,就一点。


他还好,长得白,胖点看着显嫩。他以前开始体脂率就比我高,这几年婚后生活过去,肚子比以前更白软,捏起来手感相当不错的。我对身材比较看重,当然遇到喜欢吃的东西控制不住自己的毛病也改不掉,好歹颜值摆在那里,胖点相信依然有人迷恋。要说有什么懊悔的事情,大概就是年少桀骜不驯,身上有好几处纹身,最怕胖了纹身会变形——简直堪称奇耻大辱,能让他跟个鼹鼠似的笑个不停。


提到他就得提昨天他带队飞德国,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一帮小年轻激动,不懂事瞎灌他。他醉醺醺地打国际长途,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大通话,我有时在听有时走神,心里五味杂陈,乱七八糟想了一堆东西。


想他少年时肥嘟嘟的青涩,想他在我每次回头时信任的笑容,想他无私地与我分享荣耀时刻,想结婚那天他一身西装梳个大背头模样俊俏,想往后细水长流的日子里所有争吵沉默、平庸黯淡。


那一刻最奢望赖在他肩头,我枕着他他枕着我地闭眼休息,想到他不在,心里头竟有点难受。


七年之痒是种怎样的体验?


开头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以为自己想得很清楚,结果一路写下来,说的越多反而越主题不明晰。年轻那阵子我有颗想当诗人的心,他爱收信,我爱写诗,一拍即合,通讯不发达的年代,见不到的日子里就靠文字抒发满腔心意。曾经誊抄过海子一首《半截的诗》,私认为是诗人最好的一首爱情诗,忽然想分享给题主。


你是我的
半截的诗
半截用心爱着
半截用肉体埋着
你是我的
半截的诗


我和他的七年之痒,大约就是彼此半截的诗篇。一路走来坎坷磕绊,依然爱着,始终爱着。打断骨头都连着筋脉血肉,赤裸裸的,是波澜壮阔的片段,也是平淡乏味的细节。


这么一想,七年之痒其实是份别致的体验。





FIN


写到最后,没能把想表达的观念表达清楚,问题主要在于我的笔力不够。感谢阅读,欢迎评论。

评论

热度(777)

  1. 我吃下了一整个宇宙希斯忘了他是谁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