轰隆小雨

深爱同人,兴趣广泛,迷之次元,蜜汁少女

【盗全混合】地府二三事

又到了这一天,把去年发贴吧的文发出来
(其实是我在贴吧那篇文的番外,贴吧同id)
瓶邪,伞修
伞哥死而复生设定
不喜勿喷

苏沐秋自黑暗中醒来,勉强撑起身子。
现在是什么时候了?苏沐秋看见前面有一道亮光,摸索着向前走去。
走到尽头,豁然开朗。猛然强烈起来到光线刺得苏沐秋睁不开眼睛。
等他渐渐适应这道光线,一个声音从空中飘来。
“你醒了啊......”
苏沐秋抬头,一片虚无。
“去上一层吧......”
一股力量拖着苏沐秋飞起来,等他再次落地,周围环境已经不一样了。
这就像是一间豪华酒店,不过房客都是鬼魂。有的显然已经住了很久,正和其他鬼魂唠着嗑,有的可能刚搬进来,正警惕地看着周围。
看见从地底冒出来的苏沐秋,喧闹的众鬼魂一下安静下来,有一些鬼魂还行了一个礼。片刻后,酒店又陷入喧闹。
苏沐秋摸不着头脑,什么情况这是?
走了这么久,苏沐秋也累了,想找个椅子坐下来。搜索一圈,无果,只在门口出找到一条长椅,椅子另一头坐着个光头男人。
“这里可以坐吗?”苏沐秋问。
男人看他一眼,点了点头。苏沐秋注意到他脖颈上有一道长长的血痕,明显是被利器割伤的。
“你这是......被割喉了?”苏沐秋没忍住,问了出来。
话说出口才觉得无理,苏沐秋本想道歉,没想到男人并不在意,大大方方的回答了:“是啊。”还加了一句:“然后从几百米的悬崖上摔了下去。”
“...人为的?”见男人不介意,苏沐秋接着问了下去。
“可能吧。”
这得多大仇!苏沐秋瞥了一眼男人脖颈上的伤疤,缩了缩脖子。
“大人这是害怕了?”男人看见苏沐秋的反应,嘴角勾起一抹笑,“放心,大人的脖子好着呢。”
“...为什么要叫我大人?”男人刚才的语气使苏沐秋一下想到了阳界的某个人。
“刚才你冒出来时,不是都在向你行礼么?”
“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行礼。”
话题中断,气氛陷入沉默。末了,男人开口:“你多大了?”
“来这时18。”
“这么小?”男人重新转过身打量他:“想想也是,这么干净的眼睛,我有好些年没见到过了。”
直觉告诉苏沐秋,这个男人身上的故事绝不简单。
“十八岁?可惜了啊......准备读大学?”
“没。我没上大学。家里条件不好。”
“小学和初中也没有吗?”
“上完了小学。我是孤儿,还有一个妹妹,初三那年考虑到要养家,就不上学了。
男子显然对苏沐秋产生了兴趣:“怎么养?”
“主要靠打游戏。代练啊,写攻略什么的。”提起游戏,苏沐秋眼神黯淡了下去。
和嘉世签约后,苏沐秋感觉通往世界的大门打开了,人生的灯全部都被点亮。怎料旦夕惊变,随着一辆冲来的货车,梦想,希望,生命,什么都没了。
知道戳了人痛处,男子也不再问下去。他换了个坐姿,抬头望着天空。
“小子,如果有这么一双眼睛,淡然到古井无波,好像任何事情都不能激起他眼中的波澜。你说这双眼睛的主人,是怎样一个人?”
“额...比较冷静?”苏沐秋迟疑地回答。
“冷静?也对。”男人把视线放平,瞳孔有些发散。
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
“从前,有一个古董铺的商人。有一天,他从一个大金牙那收了一张战国帛书的拓本。当时商人不过二十四五的光景,就是喜欢折腾,拿着拓本去找他家中的一位长辈。这个举动,直接促成了他第一次夹喇嘛。”
“哦,夹喇嘛,就是倒斗。官方说法,盗墓。”见苏沐秋疑惑,男子解释道。
盗墓?这么厉害?等等,盗墓不是犯法的吗?苏沐秋惊讶。
男人没管苏沐秋脑内的小九九,自顾自地说下去:“在这一次夹喇嘛中,这个商人认识了一个男人。”
“这个人啊,身手特别好,人也特别冷,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。那个商人见他二十多岁和自己年龄相仿,总想着套近乎,每次都碰得一脸灰回来。”
“后来,商人才知道,那个闷油瓶子,一个人背负了太多东西。他们,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。”
男人停下来,脸上有着淡淡的悲戚。他把手伸进口袋,什么都没摸到。
“喂,小子,有烟吗?”
“有也不准抽。”苏沐秋下意识回答。他的思绪瞬间回到阳界,那个总是问他要烟抽的少年。
这下,再不会有人去管他抽了多少烟了吧。
“得,不抽就不抽。”男人双手交叉放到脑后。“我继续讲。那斗凶险异常,很多事情都远超过了商人的认知。那闷油瓶三番五次的救了商人的命。”
“当时商人多纯良,得了恩就想报恩。等商人重新回到地面,他发誓再也不下斗了。”
“但这条路,不是你不想走就可以不走的。自从商人接过帛书,他的人生就彻底改变了。他已经上了独木桥,不再有回头路了。”
“那个商人就是你吧?”苏沐秋问。
“对。不错嘛,小子挺敏锐的。”男人把目光转向苏沐秋,“后面的故事有点吓人哦。”
海底墓,秦岭神树,云顶天宫,蛇沼鬼城......故事一个比一个惊险离奇,听得苏沐秋心惊肉跳。
“在雪山上,闷油瓶把我打晕,自己一个人进了青铜门。”
苏沐秋在脑子里把故事一遍遍回味,心情十分复杂,最后没忍住爆了句粗口:“靠,这也太......”
男人不语。
苏沐秋又问:“那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的?”
“呵,这个问题问的好。”
“那个死闷油瓶子,没说过几句话,说的话,都他妈让老子惦记了一辈子。”
“为了他那句“带我回家”,老子活成了自己都不认识的人。”
气氛再一次陷入沉默。苏沐秋有些眩晕,故事太沉重,他有些接受不能。
不知过了多久,苏沐秋才再次开口:“那你到了这一步,后悔吗?如果当初你没有拿着拓片去找你的长辈......”
“不。”男人打断苏沐秋的话,“虽然后面的事情让人很想骂娘,但老子不后悔。”
“因为在七星鲁王宫,我结识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。”
“而且,为了他张起灵,我做什么都不会后悔。”

“然后呢?故事没完吧!”见苏沐秋没反应了,叶修踹了他两脚。
“嗯,是没完。”苏沐秋回过神来。
“你放回阳界的人,就是他吧?”叶修问。
“是。”
“咋放的?”
“说来也奇怪,在地府二层,好像只有我能看见黄泉泉眼。其他鬼别说看见了,连靠近都不行。”
“但我一开始也没动放他回去的念头,促使我这么做的,是他最后一句话。”
“他说,但我确实挺后悔,当时孤身一人去雪山上。最终我还是没有命等他出来,带他回家。”
“当时我立刻拽着他就走,把他带到了黄泉边上,一脚踹了下去。”
“他们的故事,不该就这么结束了。”
“哦对了,他说他叫吴邪。”
“吴邪?我还天真呢。”叶修调侃。
听了这么一个故事,叶修心里也不好受。尤其是吴邪这个名字,和整个故事一对比,真不知是讽刺还是悲哀。
半晌,叶修起身,跪在床上,从背后抱住苏沐秋:“你是当好人把那吴邪送回去了,那咋就没人早点把你给哥送回来呢。”
苏沐秋握住叶修搭在他身上的手:“幸好,这十年来你没变。”
吴邪做的所有疯狂的事,都围绕着那一个名字——张起灵。苏沐秋和叶修远比张起灵吴邪幸运,身上没有那么多负担缠绕,所以才得以保存最初的心态和信仰。
“沐秋,你离开了,我就让你活在我的荣耀里。”叶修去啄苏沐秋的嘴,手上发力把人往床上带,“正因如此,什么都改变不了我对荣耀的初心。”
苏沐秋内心深处一阵颤动。他用手环住叶修的腰,温柔地回应他的吻。
真的,太爱这个人了。

吴邪因为张起灵,一路劈荆斩棘蜕变为沙海邪帝。
叶修因为苏沐秋,一路不忘初心加冕为荣耀斗神。
不怨你过早离开,因为一起走过的路,太过美好,足以花一辈子去回忆。

END

评论(2)

热度(36)